Whisper

在你的两颊、耳垂与唇边 whisper

求婚大作战<1>

读过就好,不要转载。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2>,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删改。

所以,就和她们的故事在这里相遇就好。

感谢包容。

 

以上

 

1.

 

窗帘拉得死死的,被子蒙过头顶,一丝光都透不进来,不知道什么时间了。

脑袋昏昏沉沉的,感觉抬起头来都要花费全身的力气,意识混乱不堪,迷迷糊糊地在床上摸索到了正在震动的手机。将被子掀开以后撩开头发,发现床下是散落一地的酒瓶。

糟了,喝了这么多肯定又要过敏起疹子了。

嗯?今天……是什么日子?

“小卡,准备好了吗?你今天可不能迟到。”电话里传来朵朵姐姐低低的声音。

啊,想起来了。

今天的话——

“小鞠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今天,是我的青梅竹马也是我最最最爱的人——

鞠婧祎。

她的婚礼。

 

—————————————————————

 

“李发卡!你这个人!居然敢给我这么晚才来!”

在急急忙忙到达礼堂之后身为伴郎之一的陆婷轻轻揍了我一拳,我笑着把她的手包在了手心。

“啊、好痛、发卡啊……大哥跟你开个玩笑……只是玩笑而已嘛!”她夸张地扭曲了脸向我求饶道,我冷下脸对她认真地说:

“大哥,你今天还是别给我开玩笑了。”

“……”

“大哥!你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我开玩笑呢。”

“哦……你…你不是答应做小鞠的伴娘吗?怎么今天穿成这样?”

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

白衬衣,黑色的小西装。

“我哪里有答应?只是她自己这么要求了。她有时候固执地像个老干部你也知道。”

又扯开习惯的笑容声调轻快地对她说道,阳光刺得我有些睁不开眼,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就转过身离开了这个前来道贺的宾客嘈杂的地方,一个人走到了院子里的喷泉水池旁坐了下来。

天空呈现着透明的蓝,礼堂的窗户经由阳光直射散射出五彩的光线,这里真的是美丽极了。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本想缓和一下自己浮躁的心情,可做完深呼吸以后眼眶却变得更热了。

烧得快落下眼泪。

努力抬起头,就算是直面刺眼的太阳也不想让它滑落弄脏我的妆容。

眼泪渐渐漫上了眼眶,模糊了所有的景象。

今天是为她特地找Fiona姐姐化了很久的妆啊,可不能因为这样弄花了。

在她的婚礼应该带着祝福的哭,正大光明的哭。

因为对象是她啊,是我最爱的她。

——随父母工作迁移搬家过来变为了我邻居的她,从小就在我身边的她,总是微微抬头看着我的她。

一直关心着我却没让我看清的她。

在我意识过来我爱她后,已经没有了再让我爱她的机会。

终于,在今天,我要把她完全的弄丢了。

 

—————————————————————

 

“小卡,这么久你跑去哪里了?”

一回到礼堂内朵朵姐姐就凑了过来,我对她说在附近稍稍逛了一下,风景很漂亮。

“真是……这场合还到处跑,小鞠刚刚在找你,电话都打不通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找我干什么,我人都来了能出什么事……这时候她就该好好待着期待等一下当最美的新娘。”我装作很开心的点了一下朵朵的鼻尖,她却没露出往常的笑容,只是端详了我一阵,接着就垂下了眼。

“……”很悲伤的样子。

“……”

“小卡呐……”都不约而同的沉默着,突然她就眯起眼睛朝我看过来。

“我一直以为,你才会和小鞠走到一起呢。我一直,都把小鞠当成自家弟媳的。”

“……”

“嗯朵朵,”我伸手帮她顺着刘海,“我也一直以为,你会和大哥走到一起呢。”

“……”

她又垂下了头,两侧头发顺着脖颈的弯曲贴在了颊上,遮盖了她所有表情。

“原来你们在这!”

耳边才传来一把男声,不过几秒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就站在朵朵旁边搂住了她的肩膀。

“朵朵发卡,赶快过去吧,婚礼就要开始了!”

“好的,姐夫。”

朵朵朝我摇了摇头,再无奈地笑了笑就被男人搂着离开了。

“……”

我明白她的意思,完全能够明白。

她在说——回不去了。

因为我们以前的踌躇不前造成的这样的后果,我现在的悔恨就是最好的证明。完全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我们,她们,都不应该是这样啊……所有的……全部都偏离了轨道了啊。

要是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要是能再有一次机会的话。

我在想什么呢。

垮下了嘴角。

 

—————————————————————

 

地狱。

走进婚礼礼堂这样神圣的地方本应予以人希望才是,但听着踏在地上传回的自己的脚步声我却觉得犹如走进地狱一般的恐惧。

坐在位置上我开始不安地咬上了自己的手指甲。

观察着身旁的人的表情,她们的表情都是愉悦的。她的家人也好朋友也好,大家都在表达对今天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情侣的祝福,可能就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心里默默又强烈的在抵制着这场婚礼。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捂住了脸鼻尖又涌上一阵酸意。

我不愿意,我不愿意。

我不愿意你嫁给她。

鞠婧祎——

“嗡——”

惊得瞬间抬起了头,这才感应到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脑海中下意识跳出她的身影,呼吸开始都变得紊乱急促。

颤抖着掏出了手机,荧幕上显出的影像与我想象中的人没有丝毫偏差。

“喂……喂?”

“阿卡吗?”

“嗯……”

“你…到了吗?”

“嗯。”

“为什么,不来做我的伴娘呢……”

想要解释是昨天喝多了过敏今天早上起来好不容易处理好身上的疹子,等到收拾完开车过来已经太晚了来不及做准备,但发现现在解释这些都只是徒劳多余而已,倒不如随便她怎么想了。

“……”

“我知道了,你…算了。”

她挂断了电话,这样欲言又止的小心翼翼都能让我想象她拿着电话微蹙着眉毛忐忑的神情,在记忆中非常的俏皮可爱。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她都快成为别人的新娘了。

 

—————————————————————

 

该来的还是来了。

厚重的大门被推开传来吱呀的一声,随着大门的开启阳光顷刻间照射进来,我竟看不清门后那人的身影。

司仪宣布婚礼开始,婚礼进行曲在同一时间被奏响。

我合上了眼。

 

—————————————————————

 

“现在我宣布新郎林思意和新娘鞠婧祎的婚礼正式开始……不论富贵贫穷,相爱相敬,互相安慰,互相帮助,你能发誓,在你有生之年用最真诚的心对待她吗?”

“是,我发誓。”

“新娘鞠婧祎,你顺应神的旨意,不论生老病死……”

不要……不要说……

……

……

“是,我发誓。”

还是没忍住,在反反复复的心脏收缩中,眼泪终究还是因再一次的疼痛而滑出了闭着的眼眶。今天披着头发真是我做的唯一正确的决定了,不然被别人看见在这里垂着头的人是在这么悲伤的哭泣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奉至高的圣父宣告你们成为夫妇;上帝所结合的,人不可分开。上帝与你们同在,直到永远,阿门!”

都——结束了。

 

—————————————————————

 

“快来快来照相了!李艺彤搞什么,快过来!”

还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手臂就被扯着往一边拉去,抬头才发现是徐子轩。

“什么?”

“照相啊你这家伙——咦?眼睛怎么回事?”她转过头来瞪大了眼,接着就捧起了我的脸大拇指抚过我的眼睛,我皱眉甩开了她。

“没什么,不是照相吗,快过去了。”

“你……怎么搞的……”她挠挠头发不解地低喃一句,我没回答她,径自走向了拍摄的地点,本想站得靠后一点,却被鞠婧祎发现被她拉到了身边。

她挽着我的手,贴得紧紧的。

我们皆不语。

也不知道洗出照片以后我的表情会有多僵硬,照相一结束我就立刻挣脱开了她的手,揉着眼睛走开了,不想被她发现我眼睛此刻的红肿。

“阿卡……”

听见她轻声的呼唤。

我没转过头。

“恭喜你。”

只这么说了一句,带着丝丝笑声。

 

—————————————————————

 

到达婚宴现场就坐,在大家都坐定之后她悄悄的来到了我身边。

因为用水清洗过也补了妆,我已经能够很镇定的去面对我面前这个美丽的新娘了。

她笑得仍然调皮。弯弯的眉眼让我不禁微笑着伸手拨弄着她的头发。

她也开心得笑出来声,把我的手拿下来握在双手中,眼里好似闪着万千星光。

“等一下的致辞没问题吧?”

“当然了,不要小看我。”摸摸她的脑袋,“赶快过去吧,新郎要等急了。”

“知道了。”她笑着亲了我脸颊一下,跟我对视着背起手缓缓后退,最后收回视线转身跑到了林思意旁边。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我认为我还有机会。

我一定是疯了。

“下面有请新娘从小到大都陪伴在身边的、最好的朋友李艺彤小姐致辞。”

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了过去。

“嗯……”

“她,鞠婧祎——”

我的声音随着话筒扩散在这个现场,居然带着不知名的颤抖。

“是我最最珍惜的……朋友。从很早就开始陪伴在我的身边,现在想起来,好像帮我解决了好多麻烦,从小学开始帮我辅导功课直到现在都还会偶尔为我操心一些事情,一直都是……陪在我身边……我……”

每说一句话就有一大段与她的记忆涌入脑海里,声音渐渐染上了哽咽,准备了一大段话要说的我怎么会变得这么脆弱起来了,不是已经决定好要在她面前开开心心的吗。

“她简直是我看过的最完美的新娘……林思意…请你一定要照顾好她,当然了,火锅和盐津枣你一定要朵朵给她准备。我把我最…最好的朋友交给你了,请你好好珍惜。小鞠她,真的是一个需要好好呵护的人。”

匆匆忙忙结了尾就仓皇下去了,却仍然得到了热烈的掌声,把眼角的眼泪擦干就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也同样在擦拭着泪水。

你也有在跟我一样回忆我们的故事吗?

自嘲地摇了摇头,走到饮品处拿起了酒杯。

“下面放映幻灯片!”

将酒水咕噜咕噜往下灌,现在喝酒对我来说过敏什么都不在意了,或者我潜意识是希望我就醉倒在这个地方的,说不定……明天在医院醒来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幻觉。

眯着眼睛,定定地看着荧幕上的幻灯片。每一张照片都是她成长的痕迹,而在她成长过程中,明明都有着我的存在。

几乎所有的阶段,都有我的存在。

为什么呢,那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越思考脑子越像浆糊一般粘稠,我狠狠地晃着头,咬紧了自己的下唇。

要是……能够重来的话。

要是,所有遗憾的事情都能重来一次的话。

将目光投到了正在微笑看着幻灯片的她身上。

要是——能跟她表明心意的话——

“嗒——”

耳边传来清脆并巨大的响指声。

“啧,真是傻瓜。”

随即响起不屑的语气。我立即转过头,发现什么也没有。

身上不禁感到一阵毛骨悚然,鸡皮疙瘩在一瞬间布满了全身。

为什么……都静止了。

身旁的事物,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

我瞪着眼站立在原地,手中的酒杯随着我手指的无力而逐渐滑落——

“哦哦——真危险呀你这家伙!”

“天呐爸爸!!!”我尖叫着退后几步,身体僵直瞪大双眼满脸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圆脸少女。

她正一脸悠闲地把玩着我刚才掉落的酒杯。

“你……你是什么人……怎么回事?这是施了什么法,快…快把他们解开。”

“简单来说就是人类总是在快要失去时才意识到有些东西是不能放弃的,我已经见过了数不清的你这样愚蠢的人类了。”

什……什么?妈妈,我有点害怕,我想回家!

“很惊讶?”在我一眨眼的时间她就不见了身影,声音又在我的耳后响起。

 “我说你这样的人,蠢得无可救药。”

“什么啊!”被羞辱得耳朵都似火烧一般通红,我反射性的抬手肘击过去,只一瞬间她又坐到了不远处的桌子上,摇晃着腿。

“但悔恨程度像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遇见。直到现在你还不能够释怀,不是吗?对了这可不是在夸你爱得深……在这种场合中的悔恨就是蠢。”

“说什么……这到底是什么鬼!”

“真没礼貌!”她皱着眉嚷道接着就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动作轻快得像兔子一样,头顶戴上了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的兔耳朵头饰。

“我叫做莫寒,我是妖精。”

“什么?腰精?”我看了她一眼,正想要嘲笑一番她说出来的如同动漫中才会出现的生物,而且她根本没有腰嘛!她立刻接道:“你喜欢这个新娘。”

我一下就笑不出来了。

“哈……真好笑,怎么可能……”

“你想要改变这样的现状。”

“……”

“想要回到过去。”

“……”

“想要与她携手未来。”

“……”

无法反驳,她说出来的话,完全无法反驳。

“你——”

这是电视剧的剧情照进现实吗?

“本妖精现在不想与你聊天。”

“……”

“你只要说,你想要回到过去吗?”

她突然收起了方才所有的轻松表情,变得一脸严肃,直直的与我的眼睛相对视。

我无法躲开。

“说什么废话,这不是当然的吗……这样的事情……”我垂下头轻声喃道,接着豁出去般向她嚷道:“怎么可能不想的啊!”

“很好,”她拍拍手,“看着幻灯片。”

我将头转过去。

幻灯片停留在高中时期,里面有我,青韦,还有十七。青韦被十七背着,好像是才从球场回来的我站在一旁,手上提着书包和篮球。背景是夜晚。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我回到家门口刚好遇见她们俩,刚好朵朵带着给球队照相的相机。这张照片就这样被拍下了。

“还记得当时问起青韦说她是因为很累了所以要十七背呢……”想起了当时她撅着嘴的样子不由得一笑,还没等我慢慢回味就被身旁妖精骂了一句蠢货。

“天呐爸爸!你这没有腰的妖精!”

“多嘴!我让你看的每一张照片都代表你回去后可能改变一定的东西,你好好看看这张照片,仔细想想当时的情况。”

我又转回了头,把照片的所有角落都看得仔仔细细。

“难道是……”

这样看来,青韦的表情似乎有一定牵强,像是在竭力隐忍着什么……

“想回去吗?”

“什么?”

“你是耳朵有问题吗一定要本妖精问两次?”

“想回去。”

“哼……”

她悠悠的走到我身边,我这才发现这个妖精虽然没有腰,身材还是蛮好的。她伏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你知道该喊什么吧。

“知道!哈利路亚!Chance?”

一个爆栗!

“什么啊?阿弥陀佛!Chance?你在开我玩笑?”怎么不按剧情走的吗?

“中国特色,本土化,懂不懂!入乡随俗!在中国当然要求佛!”好像是很容易生气的妖精,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看过我唱求佛的视频在恶搞我。深吸了一口气我就缓缓照着念了一次。

“……”

“……”

“这不是根本没反应吗!”

“声音这么小一听就没诚意我不想让你回去。”

“苍天啊!……好吧…嗯……”

要是她在捉弄我的话……

“阿弥陀佛——Chance!!!”

顷刻间——白光覆盖了我所有的视线。

失去意识前,满脑子都是妖精一脸哲学的笑容。

 

To be continue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7)
©Whi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