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

在你的两颊、耳垂与唇边 whisper

求婚大作战<2>

 这是有<2>不知道会不会有<3>的一次随机更新。

一次长更,所以,再见就不知是哪一天了......

让老李再追几年学姐吧。(望天ing...

 

请勿转载。谢谢。

 

以上

 

2.

 

窗外杨树上蝉在吱呀的叫着。

“……大家把练习册翻到第四十八页,现在我们来重点讲一下怎么摹写刻画人物……”

随着意识慢慢的清醒,我缓缓地睁开眼,眨了眨,试图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咦?

我立刻将身子直了起来。

……身上穿着印着校名的衬衫,而眼前是——课桌?

“噢!天呐爸爸……”

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心,能清楚感觉到心跳正在以不正常的速度全速攀升,整个人都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起来。

我回来了?这不是幻觉??

狠狠掐了自己一下,毫不留情地下手导致我表情都疼得扭曲了。

不——这真的不是幻觉!

妖精说的,是真的?!

“OH Yeah!!!”

心中的喜悦快要膨胀出来了,压抑不了的大喊抒发了自己的情感,不幸的是我忘记了现在正在上课。

“李艺彤同学,你那么激动是想要第一个做示范吗?”

“……”

周围同学发出了一阵哄笑。

被点到名的瞬间一愣,抬头看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板书,整个人都有点发懵。

我挠了挠脸,不好意思的站起来,开什么玩笑啊!我刚从二十七岁穿过来哪里还记得什么描写手法!

老师好像见我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又道:“你语文成绩很好,作文写的比较有感情,比范文更好理解。来,给大家示范一下吧。就描写一下班里的同学好了。”

因为我哭着喊着不想和青韦分开非要和她一起上学的关系,我父母拗不过我就让我提前了一年入学,跟青韦同年级同班,要是没记错的话,青韦应该是坐在我的左后方——

果然!

她正掩着嘴笑着,看到我转过头正好跟我对上了视线。

“嗯……青韦皮肤特别的白,青韦头发特别的黑,青韦虽然……虽然有点矮,可是比例很好!对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全班哄堂大笑。

——不许笑!

“李艺彤你夸不出什么了!快坐下吧!”

我抿著嘴假装用眼神威胁了她一下,她反而笑得更开心了。

不,没有错……我……我真的回来了。

 

—————————————————————

 

但有一大堆疑问等着我去解开。

现在是夏日,而这张照片拍摄的时间应该是在我高中一年级。

那么,我应该做些什么改变?

又转过头去看了青韦,她正一手撑着头看着黑板,右手不停的在做着笔记,看到我又转过去她只是用笔点了点笔记,示意我好好听课。

对了,虽然青韦个字小小的,但成绩可是异常的好,不像我偏科严重,因此在班里一直担任的学习委员,上课从来都是很认真的。

那到底我要改变些什么?

……不行,完全想不出来,今天到底有什么好改变的东西啊?!

下课铃打响了我都没意识到,咬着唇额头抵在课桌上苦苦思考着今天会发生的事件,可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你在干什么?”

循声抬起了头,看到青韦撑着我的桌子歪着头看我。

“青……青韦……”

一瞬间有些呆愣。现在扎着马尾的青韦莫名的和婚礼上的青韦重合到了一起……

“青韦是什么鬼啦!你这个文盲!给我起这个名字大哥她们昨天也这样叫我!好傻啊!”她拍了拍我的头,“刚刚上课也是,发什么呆呢!今天你是怎么搞的,昨天游戏玩太玩了还是追番熬夜了?”

“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其实也、也算吧。不过我可是语文年段前十才不是文盲!还有我要和大哥她们说,青韦这个昵称是我起的只能我一个人叫!”

突然意识到说太多可能会露出破绽,我忍住了想要狠狠拥抱她的冲动,低下头顺着她的话岔开了她对我刚刚课堂上不正常反应的追问。

“是你的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这个……今天你不是还有篮球比赛吗,我给你带了点运动饮料,要是等一下渴了就喝。”她一边说着一边把她粉红色的小水杯拿出来递给我,嘴里还念叨着总是玩游戏追番怎么可以之类埋怨的话。

“噢…青韦真贴心……谢谢。”

“咦?你怎么了呀!”她将手贴在了我的额头上,冰冰凉凉的立刻就驱散了一丝暑意。

“没发烧啊……平时都是不客气的直接拿过去的今天怎么还说谢谢……”

是吗?我以前是这样的?

那看起来我以前还真是幼稚得可以,理所当然的享受你的好。

但谢谢的原因只是……你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关心我给我准备这些了。

想起了我们最后的结局,压下心底涌上的酸涩,我竭力扬起嘴角对她笑道:

“就突然想起来了把以前没说的谢谢说给你听而已……只有这一次,以后你想听我也不会说了!”

“你真的是……”她白了我一眼就转过身走到了自己位置旁,在这时上课铃也响了起来。

我叹了口气。

虽然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暂时,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

 

经过一段时间的回想,大概也想起了这一时期的一些事情。

因为赵粤和大哥的怂恿以及朵朵姐姐的威胁,我参加了我们学校的篮球社,而每年球队都会代表学校参加校际的篮球比赛。可是这几届我们学校一直都在决赛中被四中打败,只能屈居第二,所以大哥她们都憋着一口气等着这次一雪前耻。

篮球比赛迫在眉睫,因此每天下午我都要提前去球场练球,不能跟青韦她们一起上课。

都不能跟她在一起那我能改变个棒槌?

 

“我不去训练了!”

“你在说什么呀!”青韦扯起了我的脸颊,“运动饮料拿好赶快去给我练球了,又想偷懒了怎么能行,不是说到时候还要拿个冠军回来给我看吗?”

“不去了。”

“为什么?是你当初要我支持你打球的。”

“不要问了啊!说了不去就不去!”拿了冠军你也没有嫁给我啊!

因为在抵制这件事情我的态度也不禁变得强硬起来,不料却一下惹恼了她,等我意识到自己言辞不当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李艺彤!有点责任感行不行啊你?什么时候你才能长大点啊!”

她突然朝我吼道,我被她突然的生气弄得有些愣。

“总是由着性子来你能做成什么事情!学习也好现在好不容易喜欢上的篮球也好!”她皱着眉一脸失望地看着我,“……算了随便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渐渐的声音低缓下来,在她转身的时候我瞥到她的脸颊因生气急促呼吸而变得苍白。

“……”

不是……我在做什么……我是回来想要改变的为什么会把状况弄得更糟?

撇下嘴角看着她的背影,好像我越小心事情越朝相反的方向发展了。

“唉……”

我站起身朝她那边走去。

“青韦……’

“干什么啦幼稚鬼!”她都不转过来看我一眼。

“我去就好了你不要生气……”

“你想怎么样是你的事我生气干什么!”一听就知道还在生气,总是不承认我也没办法,低着头摸了摸她的头发就对她说那我走了。

“哼,别把我发型搞乱了!”

烦闷。

一点都不想去练球。这样不就跟以前一样了吗,那我怎么可能改变什么!

到了球场后越想越觉得这是浪费时间,撒气一般狠狠地把包甩在了地上。

可恶!

 

—————————————————————

 

“卡宝怎么了?今天怎么不开心?”耳边响起一阵很熟悉的声音。

“我说在我的想象中有一双滑板鞋,与众不同最时尚跳舞肯定棒!摩擦,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

我顺着唱了出来。反应过来时头上已经挨了一个爆栗。转头发现对方正一脸担忧像看智障一样地看着我。

“姐姐……”

“一个人在这儿嘀嘀咕咕磨磨唧唧的啥玩意?”

“姐姐……”总是嘴上嫌弃我却一直欺负着我的朵朵,在这时看到她心里安心了不少,可不管怎么说,毕竟时间是有限的,时间每前进一秒就代表着我的希望失了一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微微前倾无助的将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你——”

“不要问……不要问好吗?”

“……”

她没在说话,将手轻轻的抚在了我的背上,慢慢顺着。

“不过,朵朵,你们以后不许喊青韦这个名字,大哥也不行!这个名字是我取的,只能我一个人叫!”

朵朵立马收回了我背上的手,对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看你是没事找削了!麻溜给我滚过去训练!”

“大家都过来集合!”一阵哨声被吹响拉长。

“过去吧,别要死不活的了,好好练球,这次再输了你零用钱减半!”

“朵朵!我可是你亲弟弟!”

青韦也希望我们夺冠的,那就照着她的期许,如果注定不能改变什么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暂时的忘记烦恼,全身心的投入到比赛中就好。

循着她的愿望。

 

—————————————————————

 

“终于到了这一天,要和我们的宿敌四中的篮球队一教高下了。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

“好,大家休息一下,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夺冠!”

 

“卡宝,虽然你才一年级,但是今天这场比赛,你可是我们的主力战将!没问题吧?”

“大哥你放心,这个冠军,今年一定是我们的!”

“有信心就好,等下加油了!”

记忆里,这场比赛虽然打得有些艰难,但从这一年以后我们学校就开启了连霸之路。

有了这个认知以后我整个人也轻松了很多,收拾了东西就等比赛开始了。

等一下,这个时间青韦好像会打电话给我?

虽然之前和后来的比赛青韦都有来现场给我加油,可是这次确是她说有事没有到场。即使有些遗憾她没能看到这次我在球场上帅气的身影,说不定比赛中多看一眼就爱上我了,但是对面四中就是林思意所在的球队,她这次也有随队过来。我不能让她和林思意有任何接触的可能,因为给了他们任何机会就等于在亲手扼杀我自己的机会,我不能给自己再人为加多障碍。

果不其然,还有十分钟比赛开始时青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

“阿卡,准备的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拿冠军啊?”

“那当然了,是很认真的准备的。”

“真的?”她低低笑了两声,“练习后有没有感觉投篮更准了?”

她现在的声音有些轻,我不得不把电话贴紧了耳朵才能将她说的话听清楚。

“不知道,但是你要相信我,我可是我们队的最强大前锋!有我在一定能赢!”

“这样啊……阿卡这么自信的啊?”

“因为我是你的阿卡啊。”因为我是来追回你的啊。

“……是吗,那我等你拿冠军啊。”

“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里了。”

“……哦。”我有些失望的垂下了头,看着球场锃亮的木地板,她说还有点事就挂了电话,我觉得自己真的有点想哭了。

我好像……白白的浪费了一天的时间。

与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差别嘛,我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嘛,到底我能改变些什么?

等一下——

正要脱下外套准备上场的我停下了动作。

回到过去该发生的事情当然是跟以前一样的我到底在想什么?妖精说要我注意细节,那就肯定是因为我以前的疏忽而导致了什么事情的遗漏。

细节……细节——

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的确没有想到什么遗漏的地方,脑海中突然晃过了那张照片。

夜晚、十七背着青韦、她别扭的笑容再加上刚刚的电话——

难道……

被这个猜想激得在周围热烈的加油声中都浑身冷颤了一下。

不会吧,不会吧?

 

“大哥,今天是几号?”

“十七号啊。侬脑子瓦特了?训练傻了吗?”

果然!

“大哥、粤仔!比赛就交给你们了!姐,找个人换我!”

“李发卡!你搞什么鬼啊!!!”

“姐姐,你弟弟的终生幸福就看今天了!”

“卡宝,放心去吧,我们会连你的份一起加油的!”不愧是我的好大哥,有机会我一定撮合你和朵朵姐姐!

拿起包拔腿就开始往学校跑。身后渐渐下沉的太阳染得大地一片晕红,从这里看过去有种我身披霞光的错觉。

 

头上滴下一颗一颗的汗珠我都没时间擦掉,奔跑的双腿好像充满了无穷的动力。

跑到教室门口重重的喘着粗气,使力拉开了教室大门——

“哗啦——”

Bingo。

我现在应该对我的智商稍稍有一点信心了。

但眼前的景象没有给我的激动更多时间,趴在桌上的青韦怎么看都不能算是好的状态。

“怎么回事?!”

一路踢开挡着的椅子着急地冲过去,到青韦身边的时候发现她连白衬衫都被汗浸湿了,衬衫贴在她的身体上,眼光不经意间就飘到了雪白的脖颈和更下面的……我不由得愣了愣神,然而下一刻就想打自己一耳光。

都现在这个时候了我还在想些什么鬼啊!

“还好吗?嗯?”

柔声在她耳边问着抬起她的头,这才发现她都已经哭了,因竭力忍住疼痛身上冒出的汗都停不下来。

“阿卡……”

听着她哭泣的颤音我连心都紧缩了一下,我……原来以前直男如我错过的是这样的一幕吗?

“别哭别哭……”我把她的头抱在怀里,她立刻就伸手揪紧了我的衣衫。

“是不是生理期了?肚子疼了对不对?”

“嗯……”她埋在我肚子上点头,身上还在颤抖。

“好了别动了……你吃了药没有?”

她摇摇头,“忘记带了……”

看着她红着眼角乖顺的样子在这一刻我居然反常的觉得很可爱。

这是我记忆中完全空白的一幕,而因为这个发现我现在还无法停止的感到了自私的高兴。虽然知道不应该的,但还是停不下来,激动得连我都开始了颤抖。

“没关系,我有带,买的药终于派上用场了……”

我记得因为青韦每次都会生理痛我当时为了以防万一是买了药的,皱着眉在包里一通乱找,终于摸到了一个小瓶!

“找到了!青韦来,吃了就好一些了……”托着她的头将水和药凑到她的嘴边,她很听话的咽了下去,但我的脸却因为她湿润嘴唇触到我手掌而开始有了一阵不正常的燥红。

不行不行!这些奇奇怪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

 

“你怎么不好好比赛啊……你姐姐不会教训你吗……”

“你不在我怎么好安心比赛。姐姐她们会理解我的。”

过了一会儿青韦才慢慢恢复了原有的精神,但脸色还是苍白得不正常,好像随时都会晕倒那样。

“好点了吗?”我摸摸她的头发轻轻问道。

她点点头。

“我没事了,快回去比赛吧!”

“不去!你这样我怎么放心!”

而且,她没有我会难过的,她总是口不对心。

“那我陪你一起去嘛!”说着她就挣扎着要站起来。

“别逞强了,我背你过去。”

走到她的面前蹲下,示意她上来。

“背我?不、不行!我很重的……你这样怎么赶得及……”

“快点啦!”我不耐烦地晃了晃身子。

空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外面虫鸣声清晰得可怕。

静待了一阵,背上压上来了一个重量。

我笑得眯起眼。

没有说话,使力提了她一下开始大步的往球场走。

这以前错过的一幕,肯定是我最高中时期最幸福的一幕了。

为什么会错过呢。

想到这里,眼前好像又聚集起了一些薄雾。

“阿卡,你会不会很累啊?”

“嗯?没有,你那么轻,以后一定要盯着你多吃一点。”

“……”

“……其实,我准备等会儿给十七打电话的。”

我知道。现在就知道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了。

“你进来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她将脸颊贴在了我的颈侧,我能感觉到她正在直直地看着我,耳朵又开始火辣辣的烫。

“我身上有汗,你不要贴太近,很脏。”

“没关系。”这样说着还将鼻子抵在了我的脖子上,小猫似的轻蹭着,“但是我很开心你过来找我了。”

现在……感觉自己心跳都要脱序了……

“我……我当时只是在想你居然敢骗我说你回家了不来看我比赛,我想教训你的。”

不然,在那时一定不会错过这样的事情。

“你啊……”她在我耳边轻轻笑了笑,手臂将我脖子圈得更紧。

“我连你的饮料都记得带居然忘带药了,真是……”

“没关系……”

“我在你身边呢。所以不要跑得离我太远了。”

不要跑得太远了。

请不要跑去别人身边,因为那样我就算拼尽全力也再也无法抓住你了。

“才不会呢。”

你会吗?还会和林思意在一起吗?

“笨蛋。”

对,我是笨蛋,笨到没有抓住你的笨蛋。

 

—————————————————————

 

“啊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还背着过来呢真恩爱。”

“现在比赛进行的怎样??”

回到场馆把青韦交给朵朵,幸运的是比赛还没结束。

“最后一节了,对方人高马大的,大哥和赵粤被盯死了,我们比数有些落后。”

“没事,该换我上场了。”

我侧过头看了青韦一眼,发生她也正看着我。

“好了,弟媳我帮你照顾,你要是敢输了,今晚不要进家门了!”

“朵朵别乱说!”她轻轻地拍了朵朵一下,脸也红了,像小猫一样可爱。

那么可爱的你,我再也不想放开了。

 

“事情搞定了就给我打起精神来拿下比赛!”

“放心,我会连之前的份一起努力的!”

十六岁的我比起二十六岁的我,实在是热血和精力充沛太多,上场没多久就把分差拼到一个可以逆转的程度。

比赛的最后一分钟冯薪朵叫了暂停,我们还落后两分。

“阿卡,你还可以吗?”

我一下场青韦就很担心的过来看我,那么急切的关心,恍惚间让我有了一种她也是喜欢我的错觉。

“我那么强,OK的。倒是你,还难受吗?”

“你别担心我,场上别拼的那么猛,当心又受伤!”

“呐,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冠军拿回来的。不过现在,我需要青韦爱的鼓励……”

“……”

“好了,不闹你了,我准备上场了。”果然还是不能着急啊。

她却突然揪住我的球衣,凑上前吻上了我的脸颊,“啾~”

我抚着脸颊,仿佛不敢相信刚刚发生了什么,她刚刚吻上我的那个地方好像还留有余热。

“你加油啦!”青韦亲完我以后不好意思的把我推进了球场,转过了头不敢看我。

 

有了青韦的lucky kiss,我仿佛打了鸡血一般,以压哨的三分绝杀对手。

被队员合伙抬起来扔到空中,看着姐姐和青韦在场边的笑容,我感受到了之前从未有过的开心。

青韦,在你的心里,我的分量这次有多一点吗?

 

“过来合影吧!来照相了!”等我们闹腾够了以后朵朵喊了一句,我把青韦拉进怀里圈住,被粤仔她们推到了中间。

在青韦抱住我一只胳膊顺从的倚进我怀抱的时候,我露出了今天最幸福的一个笑容。

“咔嚓——”

闪光灯闪动。

一阵光扑过来覆盖了所有的视线,再次的,我失去了所有意识。

 

To be continue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65)
©Whi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