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

在你的两颊、耳垂与唇边 whisper

ブエノスアイレスに雨が降る

楔子

 

下午五点半,机场高架路上。

“小鞠,其实我去接我妹妹就好,你刚下班就赶过来会很累的。”

“明天是周末可以睡晚一点,而且我也很想快点见到你们全家都很宝贝的小公主啊。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我……”

“我们的鞠女神也会有不自信的时候吗?我妹妹可是颜控,相信我,她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听着男朋友宽慰的话语,鞠婧祎似乎并没有放松多少,靠在车窗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神情依然有些紧张。

 

01

 

“李艺彣!你怎么追到的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没大没小!你哥我很差吗?”

“姐姐,你看上我哥哥哪一点了?你看我行不行?我们长得那么像,哪天你们要分手了请第一个考虑我!”

“李艺彤!有你这样说你哥的吗?”

……

看着正在努力拆自家哥哥台的李艺彤,鞠婧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姐姐,你笑起来更好看了!我叫李艺彤,你可以叫我发卡。”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鞠婧祎?听起来好难写啊!”

“是这三个字吗?那我可以叫你青韦吗?”

“哇,姐姐你人真好!喜欢你!”

……

看着一见如故完全忽视自己的“姑嫂”二人,李姓大龄非单身男青年只能化身长工,一边给归国白富美妹妹搬行李,一边默默安慰自己至少不用发愁家庭关系不和谐。

 

李·有一个颜控妹妹是什么体验·女朋友似乎更喜欢妹妹·心里苦向谁说·艺彣第N次被自家妹妹打败。

 

02

 

因为公司临时有事,原定的“哥嫂+妹妹”三人组变成了“姑嫂”二人组。

“阿卡,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吗?”

随着李艺彣的离开,鞠婧祎忽然放松了下来。

在车上聊了一路的两个人,互相的称呼也变成了亲昵的青韦和阿卡。

“火锅!在国外疯狂想念中国美食!”

“那海底捞好不好?番茄麻辣双拼,再加一杯百香果汁。”

“咦?青韦真体贴!要不是你是李艺彣的女朋友我一定追你!”

听到火锅就开心得飞起的某人明显没注意对方听到后默默扬起的嘴角。

 

初次见面的态度,熟悉起来的速度,喜好的了解程度。明显有个人怪怪的。

是谁呢?

 

03

 

距离李艺彤回国那天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又十一天。

李艺彣觉得自己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不仅因为那天自己的宝贝妹妹终于回国,更因为从那天以后他就没有成功约到过自家亲亲女友。

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导致女友的放置play,这让李艺彣觉得有些忧伤,甚至有些头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得像所以烦恼也像,此时的海归李艺彤同学正因为同一个人而苦恼中。

我们向来自诩正直少年的李发卡同学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自家哥哥的女朋友。这个认知让她一时半会有些难以接受。

 

回国当晚,我们的李艺彤同学就因为火锅吃太晚导致撑的有些难受这种丢脸的理由留宿在了未来嫂子的家。

周末俩人又一起去了迪斯尼疯玩了两天,当然李艺彤也顺利的延长了留宿的时间。然后鞠婧祎就顺理成章以房子太大一个人住有些浪费这种理由,忽悠到了本来就不想把自己置于过于热情的父母和哥哥管辖下的傻白甜小发卡一起合住。在得知李艺彤和朋友合开的工作室和自己一栋写字楼以后,鞠婧祎更是包揽了送她上下班的工作,简直贴心到李艺彤小朋友想嫁。

在告知哥哥自己要外住时,李艺彤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拒绝了哥哥帮忙的提议,顺带隐瞒了室友是鞠婧祎的事实。

 

可能从这个时候开始,事情就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04

 

“朵聚聚,你说我这算不算撬我哥墙角啊?”

“啧,没想到我们卡宝情窦初开,喜欢的居然是个女孩子。不过,你们李家人审美都这么稳定的吗?而且,你觉不觉得你那个小嫂子长得很像GCW46的那个领舞的鞠娟啊?”

“青韦明明要好看的多啊!我倒是觉得你很像她们那个智商只有40的队长冯二狗。”

“小兔崽子,你才像冯二狗!不,你像她们团那个富二代李发财!带着大金链子你就可以混进她们广场舞里当贼了!”

“停!我们说回正题,你说我喜欢青韦是不是不太好啊?我哥好不容易找个女朋友我还想着挖墙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卡宝呀,感情这种事谁也不能控制的嘛,他们又没结婚。而且听你讲的,我觉得比起你哥她更喜欢你啊,怎么都是你们李家的人,况且我向来是同性劝合异性劝分的。姐姐支持你,勇敢的追求你的爱情吧!”

“朵朵你怎么比我还中二的感觉……”

 

果然感情的发展少不了身边人的助攻(和补刀)。

 

05

 

在得知了鞠婧祎工作的律所合伙人是自己的发小陆婷后,冯薪朵本着你若安好那还得了的原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积极帮伪弟弟李发卡同学寻找机会。

经过一番打探和威逼利诱,得知内幕的冯薪朵成功倒戈女王鞠婧祎,几个人结成了联盟,开始策划起了诱拐李艺彤的阴谋。

 

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周末晚上,‘李艺彤成功归国就业欢迎会’正式拉开了序幕。大会在鞠婧祎家胜利召开,与会代表有傻白甜李发卡和其余不怀好意想搞事亲友团等人。可以预见这会是一个成功的活动,一个值得铭记的夜晚。

 

让我们为她们彼此真挚的友谊(伟大的爱情)干杯!

 

06

 

当你身边的人都是某人的助攻时,你可能的下场只有两个——被搞和被搞。

 

一群成年人在一起会玩什么游戏呢?当然是国王游戏啦!

冯薪朵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纸牌开始宣布游戏规则,一共15张牌,一张Ace,两张鬼牌,余下的2到K顺序排开,抽到Ace的可以要求Queen和King做指定动作。

虽然某位小朋友弱弱的抗议了一下,不过她的意见很快就被忽略不计了。毕竟搞的就是她。

几轮玩下来,气氛也越来越热烈,某位还没中招的小朋友也乐呵呵的在起哄。

新一轮发牌后,冯薪朵第一次拿到Ace,游戏这才正式开始。

“Queen给King来一段贴身热舞!”

“朵聚聚,我还是个孩子!”拿到King的李艺彤瞬间感觉自己有些脸红心跳。

“没事,就当姐姐送你一份迟到的成人礼吧!”助攻,朵聚聚是专业的。

等鞠婧祎贴身给她跳完一曲Lay Down,李艺彤觉得自己从耳朵一路红到脖子,整颗心都在怦怦直跳,赶紧跑回座位拿过面前的饮料喝了一大口。

 

孩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话可以乱讲东西不能乱喝。

 

07

 

“Queen躺倒King在正上方做10个俯卧撑!”

“King公主抱Queen并对视15秒!”

……

是的,你没有看错,以上动作均由李艺彤和鞠婧祎两位完成。

连着几轮中招,完成的都是这种让纯情少年李艺彤耻度爆表的动作,面红耳赤的同时李艺彤不知不觉喝完了一杯长岛冰茶。

不出所料的一杯倒酒量让她非常给力的按照剧情醉倒了。

目的达成,大家也就各回各家,留下小奶狗李艺彤和大灰狼鞠婧祎以及帮凶马鹿二人。

“弟弟还小,小鞠你记得温柔一点。要不要我给她这周放个假?”

“算了吧,别看你弟弟现在一副小奶狗的样子,说不定一会儿就变身丧心病狂的小狼狗了。小鞠,要不我这周也给你放个假吧?”

“你们俩说够了就可以走了。还有李艺彣那边,大哥记得帮我兜着点。”

“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她哥摊牌?要不要我们给你买个意外险?”

“再说吧。这里没你俩的事了,慢走不送!”

 

接下来,让我们为可怜的哥哥默哀一分钟。

 

08

 

送走最后的俩人,鞠婧祎这才腾出空回头料理自家小朋友。

“嘿嘿.......青韦你真好看.......”李艺彤的两片脸颊都被熏红了似的,走路也轻飘飘的,鞠婧祎生怕她一下摔地上了,连忙把她揽到自己身上。

“天呐,李艺彤你怎么这么重,你是头猪吗?”不胜酒力的李艺彤已经醉得只知道看着鞠婧祎傻笑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对方身上,摇摇晃晃地像是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儿。

鞠婧祎把李艺彤甩到沙发上时自己已经快累得喘不过气了,看着她一动不动瘫在那,仰着头皱紧了眉头的样子,貌似是酒喝多后不太好受。

“还真是只小奶狗。”鞠婧祎摇了摇头,到厨房里泡了杯蜂蜜水。

“乖啦~喝一点点就舒服了。”她跪在地上,手放在李艺彤脖子后方,小心地抬起她的头。

“呜.......不要........”李艺彤的身体开始发烫了,露出的皮肤都烧得通红。

鞠婧祎喂了半天,奈何对方并不听话,一口没喝下去不说,还不老实地动来动去弄洒了不少。

“李艺彤!”鞠婧祎急中生智,一下子想到一个好办法。

“这次你乖一点啊。”

她含下一口蜂蜜水,把对方的下巴轻轻捏住,将自己的嘴唇贴覆上去,小孩子的唇真是又绵又软,鞠婧祎口中的蜜水已经含得温热,她慢慢地送入到李艺彤的唇缝之间,那甘甜还在口中留有余味。

 

反复地喂了好几口,李艺彤大概也是尝到了甜头,变得老实乖巧起来。太过亲密地接触,两人的呼吸缠绵在一起,灯光氤氲下,鞠婧祎的视线都有些模糊。

她把手心覆在李艺彤的脸上,看着她还嘟着嘴保持着刚才吮吸的动作。

“好可爱。”她的心都要被对方给萌化了,大拇指在李艺彤的脸上摩挲着,鞠婧祎弯下腰来在她的额头上如蜻蜓点水般落下了一吻,闻着她发间的淡淡香气,几乎要舍不得离开。

情不自已地,她的手开始顺着对方的脸庞往下滑动,停留在腰间,把扎在裤子里的衬衣边轻轻抽出来后,她又不安分地用手往里探,从腰攀上背部,那线条的完美触感在鞠婧祎手下变得清晰。

太棒了,隐藏在心中的情感一旦泛滥起,就到了覆水难收的地步,鞠婧祎的吻落到了李艺彤的脖子上,对方因为酒醉,只会偶尔低吟几声,像是闹起了情绪的小狗。即使是一个人的独角戏,鞠婧祎在如此贴近对方身体的情况下,也是相当投入,不一会儿就到了情迷意乱的状态。

鞠婧祎不甘止步于这样的亲昵接触,撑起身子,一只手搭在了沙发靠背,毫不费力地便爬到沙发上了,沙发的空间狭窄,容下两个人有些勉强。鞠婧祎双手撑起上半身,一条腿插在李艺彤两腿间,隔着微小的间距,她把身体贴在对方身上,两个人的身体缠在一起。

“青韦.......”李艺彤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头还沉沉得,眼里像蒙了层水雾般,天真无邪的眼神与鞠婧祎炽热的目光交织。

鞠婧祎发现李艺彤醒过来时,身体一瞬间僵停在空中,她感觉空气都要凝滞了,安静到只剩下她胸腔内那颗怦怦直跳的心脏发出的强烈撞击声。

“我.......”鞠婧祎几乎羞愧到要藏到沙发缝里,自己对男友的妹妹产生了异样的情愫,对她做出了这样引诱的举动,关键是事情进展到中途,她醒过来了。鞠婧祎尴尬地笑了笑,试图从李艺彤身上离开,脑子里还在想着要怎么跟她解释这件事。

 

“别走........”李艺彤晕乎乎地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搂进怀里,一个翻转将对方压在里身下。

李艺彤的动作有些猛,鞠婧祎猝不及防地被压倒,腰磕到沙发角上,吃痛地闷哼出了声。

“喜欢.........”

李艺彤挤着眼睛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突然又缩着身体,把头埋到鞠婧祎脖子里,大口呼吸着她身上好闻的气息,鼻尖在她颈窝里蹭了蹭,露出了缠绵不舍的姿态,生怕下一秒鞠婧祎就从自己身下溜走了。

“我想要你........可以吗?”鞠婧祎吃惊到快要说不出话来,拼命压抑着心里波动起的情绪,不是单恋啊.......真是太好了。

鞠婧祎手轻抚着李艺彤的头,任着对方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

“嗯啊~”

身体的欲望能够将人的理智无情吞噬,让人甘愿堕落在情潮涌动带来的无限欢愉中,哪怕欢愉过后就会遭受到神明的惩罚坠入地狱,深陷情网的两人也会无畏地做出献身。

 

无人察觉处漾起了一丝涟漪,没有声息。

 

09

 

时光被赋予具象,被拉回年代久远却依旧无法释怀的选择前。

九年前,鞠婧祎第一次遇见她。

那年,青葱的树木随风轻轻摆动沙沙作响,阳光透过树叶映在地面斑斑点点,耳边还不时传来几声叽叽喳喳的蝉鸣,这一幕幕组成了夏日永恒的旋律。

十七岁的鞠婧祎在开学典礼上百无聊赖昏昏欲睡,毕竟这样的大会总是千篇一律,让人提不起兴趣。

却在新生代表致辞时,被台上那个单纯热烈的身影吸引了目光。轻度近视的鞠婧祎第一次那么痛恨自己不喜欢戴眼镜的习惯。

仅仅一段声音和模糊的身影,就足以深刻的存在于鞠婧祎的记忆中。

一见钟情。最浪漫也是最俗气的初印象。

 

第二次见到她时,她正在被告白。

“可以跟我交往吗?”两个美少女在一起,不失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如果被告白的一方不是那个女孩子,鞠婧祎大概也会这么想。

“呃....同学,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呢?我暂时还没有想和女孩子恋爱的想法,抱歉了,无法接受你的心意呢。”连拒绝别人都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喜欢一个人,就是仅凭声音,也能在人群中一下子认出你

继上次没有看清以后,鞠婧祎现在本着绝不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的原则,不管到哪儿都老老实实的带着眼镜。这一次,终于看清了那个被自己放在了心上的女孩子。

从最开始隔着很远的距离,到她慢慢走近,她的样子也越来越真切。

英气的眉毛,透亮的眼睛,挺直的鼻梁,红润的嘴唇。一切的一切,都纤毫不差的印在了心底。从此,每个关于她的梦都有了具象。

一往情深。有时候彻底的沦陷不过惊鸿一瞥。

 

即便骄傲如鞠婧祎,也只是远远地注视着她,不敢被她发现自己的心意。

也曾试着去喜欢李艺彣,只可惜相似面容下是不同的灵魂。他,毕竟不是她。鞠婧祎骗不了自己。

多年后再次见到她的那一刻,鞠婧祎就明白了,有些事情,已经不再受她控制。

 

像你的颜像你的眼,可是都不是你。兜兜转转,我还是只喜欢你。

END

某个无良外援抛弃了我最爱的AE86。

辣鸡!

标签: 卡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63)
©Whis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