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火

请勿转载。感谢。


以上


扑火,我们相视笑着扑火,

什么都不说。不说的,是真的。

我们相视笑着,是梦也快乐。

 

平安夜的全校性联欢活动,第一个节目照例是热闹的开场歌舞,第二个节目却让全场几千师生一下子都静了下来。

钢琴的声音,轻柔,舒缓,像阳光从云层的罅隙里泄了出来。

どんなプレゼントより

あなたの両手に抱かれたかった

紺のコートの胸に

おでこつけたまま ずっと

粉雪が二人を包んで

街の灯(ひ) 点り始めても

離れたくないよ

この場所から

永遠より 一秒長く

世界で 一番素敵な

クリスマスイブをありがとう

いつか 今日を思い出すわ

MerryX'mas and I love you.

尽管唱的是听不懂的语言,鞠婧祎依旧被歌声吸引了注意力。循声望去,一个气质出众的女孩,柔软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寒冬里穿着制服的百褶裙,一点不张扬,却透出清纯的美。

这就是那个今年保送川音的学姐吧?虽然是校园风云人物,但同为艺术生的鞠婧祎倒是一次也没有见过。

“没想到学姐也喜欢AKB的歌呢!”

身旁的窃喜声让出神的鞠婧祎意识到自己正站在一群陌生的同学中,不清楚她们在聊什么,感到有点不自在,女生从人群过道边朝后退,准备去下面的场地中。

却好像被歌声绊住了脚步。

虽然没有听过原唱,但感觉台上女生的演绎也毫不逊色,是有着自己style的柔美歌声。自顾自的弹唱着,清扬的声音穿透了喧嚣抚慰心灵。

曲终,全场静默。女生慢慢地站起身,面向观众深鞠一躬。

突然,整场沸腾。气氛瞬间达到高潮,几乎所有学生像狂热的粉丝追捧偶像般喊了起来。

 

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像学姐一样耀眼的人呢?

 

默默退出了人群,鞠婧祎一个人坐在操场边的观礼台上,被无边的寂寞包裹。

抬头看天,漆黑的天空中飘扬着白色蒲公英般细微柔软的雪花,落在身上须臾便化开,只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渺小的就像平凡的自己。

“你会成为最闪耀的星的。”温柔的声音突然插入。

鞠婧祎蓦然回首,细碎的雪花在寂静的夜空中飘落,纷扬如柳絮的雪景中闪现出陌生英俊少年的容颜。

是幻觉吗?

几乎第一眼鞠婧祎就认定眼前的少年不是坏人。干净的气质,明亮的眼睛和温暖的笑颜,像是从天而降的小王子。

恍惚许久,她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盯着对方发呆太久了,刚想开口说话,却听见对方淡淡的声音传来,“陪我一会儿好吗?”

高过她一个头的少年脱下大衣披在女生身上,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远处雪落了一地,浅浅地覆盖了操场。

“和你一起的圣诞夜。”忽然听到对方没头没脑的暧昧话语,鞠婧祎觉得心跳快了一拍,意外的是,内心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刚刚的那首歌,我也很喜欢。”明白过来对方只是说了歌名,女生心底涌上了没由来的失落。

“青韦。”

“青韦是什么鬼啊?我叫鞠婧祎,你个文盲不要轻易给取这种奇怪的绰号好吗?”

“青韦是我一个人的专属昵称啊。”

“哦。”自来熟的家伙。

“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呢?”

“没有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像学姐那么优秀的。”

虽然是学音乐的艺术生,可家里人并不希望鞠婧祎进入娱乐圈。父母都是严厉的人,对她的要求很简单,毕业以后当个音乐老师,循规蹈矩的过完一生。

可是,见过了更广阔的世界,见到了更闪耀的人,外面的舞台那么大,父母希望的人生不是鞠婧祎自己想要的人生,她不想就这样被设计好未来的轨迹。

“你认识我,可我还不认识你,这样太狡猾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叫宋茶茶。”

“意外的不符合你的一个名字啊。你是不是随便编的骗我的?”

“啧,你爱信不信吧。反正……你总会知道的。”

“切,那么神秘。”觉察到对方情绪忽然低落,鞠婧祎选择了不再追问。

无声的雪同时从面前向无限远的夜幕铺展开去,在漆黑中留下一地纯白。

“呐,你放过线香花火么?”对方忽然转换话题,像个小孩子一样从披在鞠婧祎身上的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把花火和打火机。

鞠婧祎摇摇头。“从小我爸就不让我放艳火,说不安全。”

“昨天是我生日耶,刚才刚好看到有人兜售,还蛮好玩的,就买了点。毕竟都说明年就是世界末日了,这可能是我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了,你不陪我吗?”

“你很幼稚耶,看着比我大那么多还相信这种骗小孩的话。想让我陪你就直说嘛。”

“拿着。这样直白的戳穿别人的套路很尴尬的。”她抽出一根递给鞠婧祎。

女生老老实实地接过来。

“啪”打火机的淡蓝色火焰在对方手中一跃而起。

一束束火星飞溅,却无一不转瞬即逝。鞠婧祎的心隐隐失落,一瞬间想了很多,是不是自己的那些所谓的梦想也是这样短暂。眼眶忽然就有些湿润。

“笨蛋。放这样的艳火会越来越觉得寂寞。算了你也不会有这感觉的。”

对方也拿过一根点燃,又是一瞬间的绚烂。

“还好啊,有我陪你一起放就不会寂寞啦。就算地球明天就会毁灭,我还是希望今天我能够守护那个人前进的道路。你有想要守护的人吗?”

“欸?”

“即使不能在一起,却任凭谁也无法代替的人。即使只能远远地看着,我也愿意仰望一辈子的人。可以替她做所有事,却不愿看她伤心落泪的人。可以忍受她身边不是我,也不可能忘记一次的人。我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热切地盼望她能幸福。你明白吗?”对方突然严肃起来。

女生似懂非懂的样子似乎都笑了对方,她用空着的一只手揉了揉鞠婧祎软软的长发,“只要能够微笑着面对,就说明一切都过去了。所以,这种心情,你不知道也好。”

“少拿我当小孩子了好吗,我也有想要守护的梦想。”

“所以,去经历吧。想唱歌就去唱,想加入组合就去加入,想要什么就拼尽一切地追寻。没有失败的人生不是完美的人生,多多探索才能增加成功的几率。而且,青韦的话,我有信心,你的未来会比其他人更闪耀,你会成为最耀眼的那颗星星。”

笃定的话语,莫名的抚慰了女生不安的心。

 

翌日。

鞠婧祎醒过来,发现自己昨晚是靠进对方怀里睡着的。一夜的白雪纷飞,新的一天已是雪霁天晴。

未来也会是晴朗好天气吧。

鞠婧祎不知道的是,在她睡着以后,那个人抱着她默默流了多少泪,又默默地看着她直到日出天明。

 

“为了报答我当了你一晚上靠枕,今天带我出去玩吧。”

似乎总有人是你的命中注定,鞠婧祎觉得自己无法拒绝那个有着双明亮又忧郁眼睛的人。

两个人逛遍了充满鞠婧祎从小到大回忆的大街小巷,那个昨晚略显严肃的人转头就好像变了一个人,拉着她好像放飞自我一样疯玩了一天。

临近晚上,两人都跑累了,闲来无事地去一家小影院看了场电影。很老套的爱情片,One Day,两个人固守着朋友的界限不愿意越过,互相在心里有一片位置却不参与各自的生活。二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要是我肯定会表白的,为什么要等那么久呢?”

“也许有时候,默默等待一个人是另一种温柔。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么幸运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的。”

 

回去的公交车上空空荡荡,鞠婧祎靠在她的肩上在后排昏昏欲睡。迷迷糊糊间看见对方在水气弥漫的车窗上写着什么。

“在写什么?”

“我的新年愿望,希望青韦来年长高高啊。”

“长得高了不起啊!哼!”

“走啦,到站了。”

返程的公交车上,只留下车窗上渐渐模糊的一行字,像是谁的心事,消散在凛冽的风里。

 

君のことが好きです

 

一路听着对方小声哼着不知名的歌曲,从公交站走回学校。

オレンジ色の三日月が

空の端っこで拗ねているみたい

温柔的声线,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撩动了女生的心弦。

在学校门口,那个人买了一个热乎乎的烤红薯递给鞠婧祎。鞠婧祎捧在手里,吃的很慢很慢。

“呐,谢谢你今天陪我过圣诞了。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

“我还能见到你吗?”

“来上海,等你成为最好的偶像,站在最高的地方,也许我就能再看到你了。鞠婧祎,加油!”

默默地目送她走远,鞠婧祎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但在回头的一瞬觉得自己好像错过的什么重要的事,怅然若失。

 

于是你不停散落,我不停拾获,

我们在遥远的路上白天黑夜为彼此是艳火。

 

之后的日子仿佛并没有什么不同,鞠婧祎依旧普通的上下学。那个人的到来就好像一颗石子投入她沉闷的生活,余波消散后便无声无息,谁也不知道她来过,带来又带走什么。

来年的圣诞如期而至,世界末日并没有来临。

 

上海偶像团体二期生招募,鞠婧祎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异乡的土地。

在终审现场,看到那个身影时,鞠婧祎觉得等待是值得的,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可是,当那个人把鞠婧祎错认为其他人,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乐队时,仿佛一盆冷水浇熄了鞠婧祎满腔的热情。

尽管不知道对方身上这几年发生了什么,初见时白的反光的人变成了现在好像刚从山西挖完煤回来的黝黑肤色,脸圆了不少,身量也矮了几公分,可是那双眼睛的主人已刻入了自己心底,鞠婧祎相信自己不会认错。

而对方,已是一副全然不记得前尘往事的样子。

鞠婧祎不敢去想也不敢去问她,几次试探,对方都一副茫然的样子。

也许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到达那个顶点的位置吧,也许等我站在最高的地方,她就会再一次回过头来,温柔的把我拥进怀里。

鞠婧祎这样想着,也这样努力着。

那年她的生日会上,那个人认真的说着“你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名。”

鞠婧祎觉得,她果然还记得那个约定,自己的努力原来对方都看在眼里。等她坐上那把椅子,一定,一定要骄傲的告诉对方,我真的做到了,你的话,我一直,一直都记在心底。

可是那个夏天留给鞠婧祎的只有遗憾,那滴泪无声坠下,同时坠下的还有心底的那份隐秘的希望。

 

如果你在前方回头,而我亦回头,

我们就错过。

 

有时候鞠婧祎自己也会怀疑,那年圣诞是不是自己的大梦一场。那个人是不是至始至终都只是自己梦中的一个幻象。可是那双眼那双手,那个温暖的怀抱,还有那首歌和那部戏,一切的一切,真实的让鞠婧祎不愿抽离,甘愿沉沦。

就算是梦,梦里也是真正的快乐。

可能我们都变了,很久以前人们的许诺,现在可以不说。所以你不愿再予我承诺。

没关系,那这次换我来守护你。遗憾的人,有我一个就够了。

当年懵懂的小女孩终于也长成了大人模样。

演戏、唱歌、综艺,鞠婧祎一刻不敢停下。她害怕一旦自己停下脚步,回头时那个人不在身后的寂寞。所以她只能一心向前,没有后路可退。

当年那个人告诉鞠婧祎,她会是最闪耀的星星,却没告诉她,星星的孤寂。

 

如果从一开始喜欢的人不是她,也许即使是单恋也会变得很幸福吧?

可人生没有如果。

总是在一个人身上寻找记忆的残影,可悲又幸福。

喜欢的到底不是那个陪在身边的她,但至少,现在她还在身边。

 

生活的轨迹不会按照你想象的道路笔直前行,总会在某个地方残忍分岔。

 

倏忽十年,又是一起的圣诞。

芝加哥音乐节在这天热闹又盛大,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走出国门的两个人在异国同台,暧昧而浪漫。

这一次,换我先说吧。鞠婧祎心想,这么多年,这么多人经过我的生活,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你,看起来好像最应该是过客的你,在我心中占据了这么重的地位。既然你当年扰我清净,如今是是非非我也不想去分辨,总要有人踏出这一步。你不敢的话,就换我来说。

 

意外总是来得那样猝不及防,打乱人们原有的步调。

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鞠婧祎还在台上等着乐队进行演出前最后的调试。须臾间,台下已是一片混乱,大面积的露天场地让人无所遁形。一片嘈杂中,有人她扑到在地,死死的护住了她。

救援人员赶到现场时,舞台上器材之外的一小片空地上,一个女生半爬半跪地护在另一个女生身上,衣服早已被血染红,头垂在下面的人肩上,身体却依旧保持着保护的姿势。

“青韦,对不起……”又是谁的淡淡话语消失在耳际。

 

有些人遇见就是为了错过,有些话注定来不及说。

 

次年12月23日。

那天,天气好的出奇。

不是祭拜的时候,那么大一片公墓几乎没有人烟,只有一块块洁白的墓碑在阳光下闪耀着。这里和所有的墓地一样,安静且朴素,唯一繁盛的是草木。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告诉来人,斯人已逝,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

“我总是不敢来看你,你不要怪我。我真的没有勇气一个人来面对你,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我总觉得,眨一眨眼,你还会回到我身边。”

“她不会怪你的。”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

回过头来,鞠婧祎看清来人,呆愣片刻后迎了上去,“阿姨,您好。”

“小鞠,你比当年进团时还要漂亮。彤彤知道你能来看她,大概也不会再牵挂什么了。”

鞠婧祎没说话,低头看着照片里的那个人,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彤彤给你的东西。”

愣愣地接过那个小小的包裹,“阿姨……”

李母温和的目光扫过她的眉眼,笑了笑,表情复杂,然后挥了挥手示意她先走一步。

离开几步以后,她回头叫住鞠婧祎,“小鞠,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你幸福,彤彤会很高兴的。”

鞠婧祎一下子眼眶红了,哑着嗓子说:“我知道了。”

离开公墓的时候,鞠婧祎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十年生死两茫茫,那个少年,永远留在了二十六岁的冬天。

 

回到住处,鞠婧祎小心翼翼地拆开了那个包裹,一个小盒子和一封薄薄的信。

打开那个天鹅绒的小盒子,一枚银色的指环静立其中。忍住眼泪,她展开了那封信,上面依旧是那个人幼稚的字体。

“给青韦

在团几年,从来没有给你写过一封信,这一次,你就当我补上之前的几年吧。

这封信是我在2011年的圣诞写给你的,相信你那么聪明,一定能明白的吧。

十七岁的青韦果然比十七岁刚入团的我还要可爱,小小的一只抱在怀里真的好满足。

据说人在死亡前的一瞬间,脑海里会闪现自己的一生。虽然没有一百四的智商,但看过无数动漫的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所处的时空,我是不是很棒!

想起初遇的情形,我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即使当年鄙视过新海诚的套路,但能回到过去遇见最初那个未染尘埃的你,我还是由衷的感谢命运。

以前在你身边时,我总觉得你看着我的时候像是透过我在看其他人。就这样默默吃了很久自己的醋是不是很傻?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可悲,连喜欢都是默默的。可是如果说出来的话会被什么摧毁,我还是不敢拿明天赌今日,很胆小是不是。不过不要觉得我怂啊,毕竟守护了那么多年的初吻最后给了青韦你,当然,你的初吻也是我的。只是有些遗憾,没有和青韦感受过醒着亲吻的温柔。

之前欠你的一句告白,我在你十七岁时就完成了,只是你大概不知道了。

不过这样也好,虽然总开玩笑一般说过2022年要娶你,也准备好了戒指给你。但是,时光一刻不停,记忆会随着生命永存,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我不想只活在你的过往里,这样既折磨你也让我难以安心。回忆的别名叫做回不去,回不去的你还是选择忘记吧。既然我狠心离开了你,还是希望你能放下我,好好生活。

那枚戒指,就放在回忆的阁楼里吧。睹物思人的后半句,永远都是物是人非。毕竟,你要嫁的人,不会是我了。

为了你,守护一个世界也可以。但是,你的世界已经没有我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带着微笑去往下一站。

我还是最喜欢笑着的青韦了。

永远爱你的阿卡”

 

你要不要我。

 

什么都没有了。

天与地,原本在地平线的尽头一分为二,如今因为雨雪连为一体。

天与地,都能相连一起。你那么努力使我们的命运产生了交集,为什么,我却始终把我们禁锢在原有的角色设定里,无法勇敢表明自己的心意。

两次回头,我们还是错过。

 

扑火,我们相视笑着扑火。

什么都不说。不说的是真的。

我们相视笑着,

有梦了,快乐。

 

——我喜欢你。

——青韦,对不起。

 

END


2018-02-18 12 40
评论(12)
热度(40)
© Whisper/Powered by LOFTER